红昌.

魔药

略略略:

cp:特使*舞娘(信蝉)


性格设定参照《圣殿》,双向暗恋不明朗 ,情景设定两人刚做完任务,即将抵达落脚的城镇 ,预计两发完结


  梗来源官方微信互动话题,蓝色的精灵有一瓶魔药,滴在一个人的眼睛上,醒来会狂热地爱上看到的第一个人,你会用在谁身上。


    柳絮在仲夏夜的夜风中浮动,远处城镇的灯火星星点点,像点缀着琉璃的什刹海。男子不动声色地用枪尖挑过身旁人的行李袋,左手叉腰:“哎,丫头,我都说你被教廷养胖了,你还不信。现在走都走不动了。”


   戴着头纱的女子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瞪了一眼教廷的特使。冷汗从额头滑落,身体里是魔力耗尽的空虚,连带着步伐有些虚弱。视线突然出现的一片模糊,导致腿脚一软,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倒去。


   “喂——你到底在逞什么强啊。这个样子的你,真是太麻烦了。”一把拥住即将摔倒的人,特使头搁在貂蝉的肩上,近在耳侧的语气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意味。


   他的心脏离自己有多远呢? 被他拥在怀里,数着他的心跳声,貂蝉明白不过咫尺之间,他的心脏唾手可得。


   可是,他的心离自己有多远呢? 隔着冰冷的铠甲,貂蝉对这个答案越发的悲观。


  貂蝉突然想起那次借着酒会,她敞开真心,佯装醉酒大大咧咧地问他:“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难得一身礼服而非战甲的特使先是一惊,随后了然一笑,没有平时作战时的咄咄逼人,而是像宫廷的贵族一样温和柔,令人沉醉:“你不是说你喜欢像良那样的人,最讨厌我了么?怎么,你喜欢上我了?”


   那带着笑意的目光就像是窥破了貂蝉深藏心中的秘密一样,她突然有些羞愧,难堪,甚至是怒火。


   他知道我喜欢他?


   他知道我喜欢他!


   他……知道……我喜欢……他……


  可是,他却从未回应过。看着我喜欢他,他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他又征服了一个异性的心,他的风流史上又能记上一笔。从始至终,貂蝉只是可有可无的爱慕者之一。 貂蝉将杯中的红酒一口饮尽,原本香醇的红酒竟然生生被她品出一丝苦味,刻意地挥了挥手否认:“怎么可能?特使先生就别自我感觉良好了。良主教在我眼里,自然是比特使先生好的。”


   特使闻言,剑眉皱起,目光中沾染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冰冷:“那貂蝉小姐就应该去问主教才对。真是不巧,我恰恰喜欢和你截然不同的女人。”


  和你截然不同。

   貂蝉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句话,每一次都像一把刀剜过心口,将过往美好刺得血肉模糊。短暂休整后,貂蝉使力,有些艰难地推开特使,结束了这个暧昧的姿势。


   “我没事。”语调有气无力,倔强得让人心疼。


   “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多依靠我一点不行吗?基本的分寸,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病倒的话,只会成为累赘而已。”


   喜欢一个人,喜欢的是这个人的很多面,是集合体。就像韩信喜欢貂蝉,他喜欢貂蝉和他抬杠的生龙活虎的样子,他喜欢她在用水晶球占卜时专心致志的样子,他喜欢他们两个出任务时,貂蝉使用辅助魔法衣裙飘扬的样子。可是,他不喜欢貂蝉现在的冷漠疏离,急于和他划清界限的样子。就好像下一步,她就会彻底转身,决然地离开,从此咫尺天涯。


   良,在她眼中就如此重要吗? 不说她的喜欢,甚至连她的脆弱都不愿意剖开展现给自己一丝一毫吗?韩信觉得心里先是涌上一阵无名的愤怒,随后是深沉如海的悲哀。他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林中的空气似乎因为突然出现的魔力压强有些改变,看不见的树林深处开始积聚紫色的光电。战斗的本能拉响警铃。韩信迅速持起地上的枪,护在貂蝉前方。


   一柄银枪划破夜空,混合着雷电朝特使袭来。金属间清脆的碰撞声,仿佛武器的共鸣,述说着交战双方的强大。隐藏在暗处的男人开口,身上的铠甲折射着月光银白的光辉:“你,以人类之躯而言,确实很强大。可惜,我的目标并不是你。”


  特使几乎下意识地回头看着十步开外、精疲力竭的舞娘。从另一个方向,朦胧的蓝紫色身影掷出一个小巧的药瓶,里面闪着荧光的液体在空中泼洒出来,直指魔力耗尽的的舞娘。


   急忙撤掉对拼的魔力,转身朝心上人奔去,反噬的魔力冲击从五脏六腑间带出一股血腥味。


  “丫头——”


   ——未完待续


(彩蛋)


蝴蝶:可叹啊,双向暗恋而不自知


白龙:想不到,阿蝉对这件事倒挺上心的


蝴蝶:难得跟随猎空者化敌为友,游历一次西方大陆,也想见见特使和舞娘。而且,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和特使的交手,你也很期待吧。 我们也很久没出场了。


白龙:特使,他还是退群算了。没有我们韩信家族攻略不下的貂蝉,磨磨唧唧的。还有,你哪来的这个药水的?


蝴蝶:官方说我有,那我就有咯。


白龙:所以你就把那一瓶都泼出去了?


蝴蝶:嗯。怎么了?


白龙:我也想看你爱我爱到狂热的样子。睡前来 两滴,快活似神仙。


蝴蝶:←_←

评论

热度(50)

  1. 红昌.略略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