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昌.

【信蝉】老夫老妻的日常(并不

他的眸流光溢彩:

谢谢小天使们的喜欢,你们是天使啊(不这是什么话x
第一次写信蝉但是感觉特别有画面感,这一对非常幸福啊x
想成为吃遍邪教的人x
日常提醒x
ooc有x
有点莫名其妙的故事x
对召唤师有微微私设x
会好好码字的x


 1
  在召唤师好意留下的房间,貂蝉轻笑着拿着前些天文姬那的故事书,步伐有些轻快,忍不住笑意走到半坐在床上的韩信,挑眉晃晃手中的书示意。
  要不是召唤师铁了心要练好自己,导致打了几个小时满盘皆输,被迫让自己来这边休息,这调皮的小恶魔哪有如此嚣张的机会。
  熟稔地勾起人几缕不经意间散落的发丝,韩信勾唇,眉眼间尽是无奈,为了让人更好地捣蛋,侧身又坐起来许些,看着难得笑容真实又带着点活泼性子的貂蝉,唇角上扬。
  貂蝉轻哼了声,装作没看到韩信的小动作,右手握拳放于唇边轻咳声,假装严肃地问道:
  “重言小朋友,很晚了哦,怎么还不睡觉呢。”
  浓浓的笑意还是从话里透出来,引得人有些忍俊不禁。
  对这个称呼有些微妙,韩信小朋友还是必然得配合着演下去,想了想也不知道如何完美地作答,便看着貂蝉歪了歪头。
  “蝉儿,我睡不着,你陪我吧。”说着还像个孩子般眨眨眼,貂蝉也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入戏,被莫名其妙的卖萌吓到了,啊了声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反调戏,撇了撇嘴继续按自己的计划进行。
  “重言小朋友,要叫老师。”严肃地纠正了这个称谓上的错误,貂蝉手中的故事书终于派上了用场,“老师给你讲故事吧,这样你很快就会睡着的。”
  终于发现貂蝉前面说这么多的真正用意了,望着眼前假装严肃却掩盖不住眼睛里的星星的人,韩信捏了捏貂蝉的脸,也没拒绝,眸子笑意渐深,像是一个坏孩子想到了什么恶作剧。
  “好呀,但是故事书里的故事都听过很多遍了,我想听蝉儿自己编的故事。”
  韩信像是一个真正的孩童般抱怨了下,又有些期待地看着貂蝉再次被临时改变剧本不满的脸色。
  貂蝉对韩信又莫名的加戏哼哼了声,但想起这件事本身就是她自己要求的,咬牙切齿的同时又感到有些后悔,这个家伙才是恶魔好吧,哪来什么战场上的洒脱啊。
  真的不得不随机应变地改变早已准备好的故事吗,貂蝉“嗯——”了一会。
  “可是故事是老师准备很久的,想给小重言看我的成果,一定能让重言小朋友睡着的。”重读了小朋友,貂蝉也歪了歪头。
  貂蝉点了点韩信的鼻尖勾唇看着,仿佛在说看你家爱人有多么聪明。
  向来对貂蝉的撒娇没有抵抗力的韩信只得摸摸鼻尖双手举起表示认输。
  “那我讲了哦。”貂蝉满意地看着爱人,将书一翻就翻到了她看过很多遍的故事。
  韩信端正坐着,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把貂蝉取悦了,二话不说揉了揉他的头讲了起来。
  2
  “从前……有个公主,她被巨龙夺走了,安置在一个城堡里。”
  “王子正在赶来的路上,与此同时这个城堡里还有一个巨龙的骑士。”
  “公主误以为骑士也是被拐来的,所以对他十分上心,骑士不愿让公主讨厌他,就顺着她的话撒谎。渐渐的,他们相爱了,王子正在赶来的路上马不停蹄。”
  “直到有一天,巨龙又拐了一个公主过来,并吩咐骑士照看好他们,公主发现了骑士真正的身份,痛苦万分并拒绝和骑士的交往,另一个公主就和她互相安慰等待救援,两个王子仍在赶来的路上。”
  “骑士忍不住向它询问这么做的理由,巨龙只是叹息,让骑士照看好她们,只是这一次没有出去。两个王子在路上一路奔波。”
  “第一个王子来了,他要跟巨龙决斗,骑士却站在巨龙面前。他们打得不分上下,第一个公主担忧地看着两个人,因为这两个人她都舍不得。”
  “但是骑士打不过王子,正当要被打败时,公主阻止了王子,第二个王子已经打败了巨龙,第二个公主满脸写着悲伤,她认出巨龙了,她小时候救过她一命的大家伙。”
  韩信听的关系有点乱,按按眉心分了几分神转而看向专注的貂蝉,看她勾唇轻声读着,淡淡笑意流露出来,黄昏的峡谷是很美的,但眼前人却能轻易盖过。
  “第一个公主不愿意和王子走,她带着骑士回到自己的国家,仗着自己还有哥哥姐姐,和骑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第一个王子和别的公主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第二个公主悲伤至极,亲吻了巨龙的额头。”
  韩信见她停顿,一副好不好奇快问我的模样,笑着吻了人额头。
  “巨龙活了?”
  “不,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第二个公主很快忘记了,和第二个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嗯……没了。”
  将书合上,貂蝉眯了眯眼将垂散的发丝绕过耳际。
  3
  “好了,那么重言小朋友,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
  韩信想了想,倒是没看出什么重要的思想。“童话里也有无法实现的遗憾?”
  貂蝉凑近,食指交叉打出一个错误,给人看了看故事标题前蔡文姬的「不好看」慢慢悠悠地说。
  “告诉我们这种并不美好的故事没人喜欢。”
  韩信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搂住小姑娘的头,猛地凑近深吻于人,唇齿交缠间看见满是星辰的眸子终于带了点惊讶,呵笑着加深了吻,在温软的唇间流连,直至貂蝉双唇有些红肿才放开。
  貂蝉舒缓着气,顾不上有些发红的双眼瞪向人,见人笑意更深有些恼。
  “韩重言你胆子大了啊。”
  感觉到貂蝉是真有些怒,连忙起身搂着人安抚,哄得貂蝉的气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还是这么聪明到让人想打他。
  “蝉儿,如果哪天我成为那条巨龙怎么办?”韩信抚着貂蝉的长发。
  “在你临死前再补刀。”貂蝉哼了声。
  “那我临死前给你了一个蓝呢?”
  “补刀就算了,踹几脚解气。”
  “两个蓝?”
  “放着你不管。”
  “如果,我送你了一个韩重言呢。”韩信笑眯眯地望着人。
  “我不要。这世上有那么那么多的韩重言。”
  貂蝉怒气已消,凑近人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笑得狡黠,拥入人怀里,也不管顿时有些僵硬的身体,咬了一口脖颈。
  韩信小心地搂住人,亲吻着发丝,不经意洒出了几分溺于人的温柔。
  4
  “我已经有一个只属于我的了。”
  

评论

热度(51)

  1. 红昌.他的眸流光溢彩 转载了此文字